大山和傻狗的主人

突然喜欢赵照的当你老了
当时仅仅是觉得
啊这首歌不就是那首诗吗
现在觉得很妙,尤其是
多少人爱慕你青春欢畅的时辰

in 太古汇 很奇妙的构成,很奇妙的歪斜

今天广州还是那么热

关雎尔不戴眼镜比较惊艳